樓 盤
出 售
出 租
商 家
圖 庫
新 聞
加入收藏
用戶注冊
用戶登錄
寧海房產網手機版
  • 熱門搜索: 東方百合 金色華府 大都西城國際
首頁 >房產學校> 正文

中安民生以房養老的謎局

來源:經濟觀察報作者:蔡越坤發布時間:2019-3-16點擊:778 人次

兩頭“焦灼”的老人在中安民生“以房養老”的謎局中,頗感心力交瘁……

“簽合同的時候說是‘以房養老’的項目按月付薪,但是,從2019年1月起自己的銀行卡中就再沒拿到錢了。而且,出借方還不斷的打電話來催還款,不然,要拿著我的房本拍賣我的房子了。”3月12日,一位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區60多歲的老奶奶王蘭花(化名)激動地對經濟觀察報說。

據記者從北京市海淀區中安民生一站式服務大廳獲悉,多位類似王蘭花遭遇的老人均與中安民生養老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安民生”)簽署了“資產養老服務產品”合同,并購買了中安民生旗下的退休系列產品。而所謂“資產”,即是這些老人手中持有價值幾百萬的房子。

據天眼查查詢,中安民生是一家專注于養老產業發展與服務的專業性平臺式企業,法定代表人為李佳豪,也是實際控制人。

而“以房養老”,顧名思義,是一款將住房抵押給保險公司以換取養老金的保險產品,其本質目的是為了補充國內養老體系。而為何王蘭花與中安民生簽署了“以房養老”的合同,卻收不到“養老金”了呢?又為何會有出借方來催還款呢?該“以房養老”的項目有哪些不同?

透過層層迷霧,記者發現,王蘭花與中安民生簽署的“以房養老”合同,似乎包含了“三角”、甚至“四角”之間的相關關系人,而并非傳統意義的“以房養老”。記者采訪包括老人王蘭花在內的多位老人時發現,他們對合同中很多條款并不知情,但均遇到了相同情況,一方面收不到“養老金”,另一方面遭遇出借方來催還款,均無可奈何。

“以房養老”夢碎

“本想‘以房養老’,每個月按時收到‘養老金’改善生活,而目前自己的房子也有可能不保被拍賣,擔心自己無家可歸。”王蘭花對記者稱。她的故事要追溯到2018年上半年。

王蘭花對記者表示,2018年6月,中安民生的業務員在小區中散發關于提供老年人養老服務的傳單,出于想改善養老生活的好奇心,便開始了解中安民生的服務。逐漸的,王蘭花稱,她被業務員多次邀請到公司中參與宣講聽課,慢慢開始了解了“以房養老”這個概念。

對于中安民生的業務員所介紹的“以房養老”模式究竟是如何運轉的呢,王蘭花對記者稱,中安民生的業務員對她承諾,自己所持有房子的房本放在家里閑置不會產生價值,但是,如果將房本拿出來辦理抵押,便可以每個月收取“養老金”,而且,6個月后可以隨時辦理解押,期間不需要自己承擔其他的代價。

起初,王蘭花對記者表示,她自己也將信將疑,但是,中安民生業務員的“循循善誘”,讓她也動了心,畢竟可以讓自己的老年生活得到極大的改善。

出于好奇心,進一步了解后,王蘭花愿意拿出自己的房本,開始了與中安民生的合作。王蘭花對記者表示,不曾想,與中安民生合作讓自己陷入到一場與個人發生的貸款糾紛中。

起初,王蘭花稱,中安民生的業務員先對她的房子進行估值約330萬,然后帶著她一起在北京市房管局將自己的房本辦理了抵押給個人朱玉(化名),并與朱玉簽署了一份兒合計300萬貸款合同,借款利息為月息2%,年化24%。

在辦理借貸合同的同時,與中安民生也簽署了“資產養老服務產品”合同,將自己與朱玉的300萬借款直接購買了中安民生旗下產品為一款叫“月月薪”的產品。據合同介紹,“月月薪”的資產養老時間分一年期,二年期和三年期,一年期的預期年化收益率為5%,每個月她可以收到12500元。

雖然,王蘭花與朱玉的借款合同中明確規定,每個月由王蘭花償還朱玉貸款利息。但是,中安民生同時與王蘭花簽署了一個協議,協議中規定:“乙方按照《借款合同》每月應向資金出借方支付的借款本息,均由甲方代乙方向資金出借方支付,乙方無需以自有資金向資金出借方還本付乙方與資金出借方之間的《借款合同》作為本協議附件,甲方應按照《借款合同》規定的時間、金額及方式代乙方履行還款義務。”

也就是說王蘭花與朱玉的貸款不需要自己償還,中安民生承諾代為償還。該協議蓋章為北京中安民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記者經天眼查獲悉,該公司也是李佳豪占比96%控股的子公司。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1月8日,北京中安民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陽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信息,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此外,有跡可循的是,中安民生曾出現在媒體2018年10月的一篇《“以房養老”的騙局”》公開報道中,文章稱,“從2014年開始,一家名為中安民生的公司進入北京多個社區開辦講座,向老人們宣傳‘以房養老’項目。被詐騙的老人中大部分都是經由中安民生公司轉介而來。2014年年底,該公司已經掌握了許多老人客戶,但“以房養老”項目并未申請下來。從2015年1月開始到年底,一共17位老人落入圈套。”

事實上,“正因為無需自己償還貸款,才愿意與中安民生合作的。”王蘭花對記者表示,雖然,房本抵押給了個人,并簽署了一份兒貸款合同,王蘭花稱,中安民生的業務員告訴她,讓他不用擔心,根據合同規定,6個月后想辦理解押拿回房本,也將由中安民生代為償還朱玉的借款。

在領取“養老金”的幾個月中,王蘭花表示,中安民生組織團隊一起去揚州、杭州等地方旅游,讓她覺得生活質量確實得到了改善,而她自己也越來越信任中安民生。

然而,好景不長,起初幾個月王蘭花稱她還能收到利息。但是,到了2019年1月起,她的銀行卡上就再也沒有收到中安民生的“養老金”了。緊接著,朱玉也沒收到利息。

不僅收不到“養老金”,中安民生也不能代為償還自己與朱玉的借款。而目前朱玉一直在催自己還款并付息,如果不償還貸款,便要將自己的房子拍賣。

記者從北京市海淀區中安民生一站式服務大廳獲悉,多位老人的遭遇均與王蘭花類似,與中安民生簽署了相同的“資產養老服務產品”合同。但是,目前不僅“以房養老”夢碎,還面臨著自己的房子被強制拍賣。

“出借人催款”

“3月22日該給出資方交錢了,我現在都急瘋了,吃不下,睡不著。出借方一個電話打過來要還錢,聽了都心跳加快......”3月12日,王蘭花對記者表示。

據記者了解,不僅王蘭花所對應的出借方朱玉在催還款,有多位出借人均與中安民生介紹的老年人簽署了貸款合同,因為中安民生不能履行代償的責任,目前多位出借人均在著急催老年人還款。

“目前,我只想拿回自己借出去的錢,甚至利息都可以不要。”多位出借人對記者表示。

而據記者深入了解,在朱玉等出借人的背后,隱藏了一個更深次的房地產的生意鏈條,通過千絲萬縷的聯系,眾多出借人與中安民生找來的老年人發生了借貸關系。

據記者采訪包括鐘剛(化名)、柳翠(化名)、王紅(化名)等多名出借人后發現,他們均在一款叫美房網的APP上面獲取了房屋抵押的借款信息,而且他們都是美房網的會員,每年會員費是1000元。

記者查詢一則美房網的APP上借款信息后發現,其中明確指出“房子會在不動產登記中心辦理抵押登記手續,手續做在出資人名下,在俱樂部簽署律師鑒定的借款協議、房屋買賣合同、房屋租賃合同、房屋抵押合同。到期后歸還本金解除房產抵押和和租賃協議。如房主不打利息或者到期不歸還本金,可憑借款協議和抵押他項權證在法院拍賣償還,憑租賃協議直接清房。”

多位出借人也對記者表示,自己通過在美房網報名愿意出借資金后,會有另外的中介與他們聯系,并向他們稱,只要合同到期,如果房主不還款,就可以拍賣房產。

多位出借人對記者稱,雖然也有點懷疑,但是畢竟有房產證抵押在手里,而且月利息高達2%,相當于年化24%,時間期限為一年,也就在美房網的業務員介紹下,才與中安民生的老年人發生了借貸關系。而值得關注的是,多位出借人的利息并不是由老年人償還,而是由撮合業務的中介償還。

記者了解到,美房網是一家為房地產產業提供信息服務的互聯網網絡公司。公司目前主營業務是房地產的交易和信息服務。

而當美房網的會員包括鐘剛(化名)、柳翠(化名)、王紅(化名)等多名出借人,均拿不到借出去的款時,美房網的工作人員對他們表示,讓他只起訴借款方。

而記者就此致電美房網北京分公司負責人時,該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美房網只是一款提供房地產信息的平臺。”

而據其中一位出借人對記者表示,與中安民生合作的渠道方應該有很多個,而通過美房網上獲取的出借人也只是一部分。

但是,目前,當中安民生不能代償還款出借人的本金和利息后,通過美房網與中安民生合作的老年人發生了借貸關系的出借人也如“熱鍋上的螞蟻”。

據記者了解,多為出借人表示,他們要開始“行動了”,要去找抵押房屋給他們的老年人催款了。

“轉型之疑”

目前,一方面,多位老人在向中安民生要求代為還出借人的款,辦理解壓拿回房本;另一方面,多位出借人也在與向自己抵押房本借款的老年人催款。

而面對資金鏈危機,3月9號,中安民生在官網發布信息,卻提出要“升級轉型”,并表示,“升級轉型”時間預計不會超過6個月時間。但是,對于目前老人被出借人“被逼”還款,并無明確解決方案,只是希望得到客戶的支持和理解。

而多位老人也對記者稱,對于中安民生提出的方案并不認可,因為中安民生不能代為償還出借人的本息后,出借人便會隔三岔五來催款,自己的生活也受到了影響。

此外,3月10日,中安民生總裁李佳豪在官網也發布“澄清謠言”表示:“近期出現很多關于中安民生的謠言,如:中安民生總裁和領導層跑路、中安民生崩盤、中安民生查封、中安民生項目爆雷等等……”他在“辟謠”中倡議:“請大家不要造謠、傳謠、信謠。”

雖然中安民生一邊在發布“中安民生項目爆雷”等信息均為謠言,但是,多位老人卻不僅收不到“養老金”,還被出借人催款,還面臨房子被拍賣的情況,中安民生暫時并無明確解決辦法。

其中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公司目前遇到資金鏈困難,但是公司正在轉型,不會跑路,請大家放心。”但是,多位老人對記者表示,并不信任中安民生工作人員的解釋。

據記者了解,中安民生的工作人員給與自己簽署“資產養老服務產品”合同的提供了一份《中安民生還款計劃申請書》,并建議簽字。該申請書中指出,“由于整個市場環境的影響,造成短時間內無法償還,我現在向您擬定還款計劃.我努力借錢或者處理資產、止損等都要還清您的資金,預計最快6個月內還清,這期間產生的利息和違約金在法律法規運行范圍內,全部還清。”

但是,多位老人對記者表示,并不愿意簽署這份申請書。

據記者了解,目前多位老人也已經去了派出所做了報案登記。3月13日,記者從北京市海淀派出所第二社區警務工作站獲悉,目前先對報案的老人的信息做登記,但是目前還未正式立案調查。

一位涉及民事訴訟的業內律師對記者表示,這個案件是對老年人典型的投資欺詐行為。老人肯定不會直接與借款人簽署借貸合同,肯定是因為即使簽署了借貸合同,又不會自己來償還。而且,可能存在對于中安民生的宣傳誤解,并非真實意愿。

但是盡管如此,“如果老人在與出借人發生借貸關系的時候,不涉及刑事案件的‘套路貸’、或者出借人中安民生互相惡意串通等違法犯罪行為,就推翻不了老人的出借人的民間借貸合同。但是,如果涉及刑事案件,涉及違法詐騙行為,借貸合同肯定需要重新做出判斷鑒定。”上述律師對記者補充稱。

該律師表示,目前該案件最好由公安介入,來查明,出借人通過美房網平臺獲取到的中介與中安民生之間是否有互相串通行為,才方便破解案件的真實情況。

而記者從北京市海淀區中安民生一站式服務大廳獲悉的宣傳資料顯示,“中安民生與中國養老事業發展基金會老年健康基金管理委員會共同攜手,為百姓提供全方位養老服務的綜合平臺。”

3月15日,記者致電中國養老事業發展基金會老年健康基金管理委員會,該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僅給中安民生提供了政策指導的支持,并不參與實際管理運營。”

現在,一邊是老年人等待中安民生代為還出借人的款,辦理解押,拿回自己的房本;一邊是出借人在焦急的催抵押房本的老年人還款,兩頭“焦灼”。經濟觀察報將持續關注后續進展。

(編輯整理:寧海房產網

寧海房產網開設的房產學校欄目,由首輔房地產協辦。房產學校欄目的內容,涵蓋買房故事、賣房故事、租房故事、營銷講堂、樓盤軼事、故事連載等相關內容,敬請關注。

網站聲明:

本欄目編輯的故事,雖然選材于生活,但已純屬虛構,如有類同,切勿對號入座。

本欄目故事編輯過程,如涉及相關方版權內容,請及時聯系網站客服,網站將在最快時間內糾正。

寧海房地產網微信公眾號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房產視頻 | 聯系我們 | 后臺登陸
Copyright © 2013 寧海房地產網·浙ICP備11007838號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臺州嘉豪傳媒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